为了避免找不到天天撸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: 955zy.com ☆ xv98.com ☆ 108fz.com ☆ 688kb.com ☆ ai778.com ◆日日撸天天更新,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◆
《学院花一样的老师》-- - 老师小说 -

夏琳老师的嘴唇贴近了琼安的耳朵,用很温柔的嗲声讲出很淫媚的话「里面好紧,是不是?老师的鸡巴好粗哦,插进去的时候,把妳嫩嫩的小穴肉都顶到里面去,抽出来时,又把妳翻出来…」

琼安一听,便瘪着嘴,做出一副可怜受委屈的模样「喔…哎…哟…对啊…弄得…嗯…人家…又胀…又痛痛的…」宗翰边舔吸着她的乳头,边看着她脸上明显夸张的表情,差一点笑了出来。

夏琳老师的手压着琼安的阴阜,磨磨子似的划着圈子「不过,老师很心疼妳哦,他都不忍心用力,这样算什么抽插嘛,根本就是怕妳痛,只敢深深插在里面,浅浅的动…为了让妳舒服,才这样顶妳的啦!」

琼安发觉宗翰的确不是在抽送,而是在用的下体顶触磨擦着她勃起的阴核,使她着实的受用,脸上的表情也逐渐涣散迷朦了「嗯…真的…哦…真好…」

夏琳老师继续着「是啊,老师弄得妳很舒服,对不对?他虽然没有用力,可是每次他一抽的时候,鸡巴上都带出来好多汁水哦!沾得我满手都是。」

琼安美妙的凤目半睁,粉脸带霞,力不从心的哼唧抗议「哼…讨厌…啊…讲的…好色…哦…人家…哪…哪有…那么…唔…唔…淫荡…」

「哎呀,妳已经被弄得欲仙欲死了。再说,老师这么辛苦,他的鸡巴被妳夹得又大又硬,一定胀得很难过,妳还忍心不承认?」

「喔…天啊…夏…夏琳老师…嗯…嗯…嗯…啊…呀…不…受…受不了…唔…唔…」琼安娇软丰腴的躯体突然僵硬的弓了起来,紧锁着眉头,急喘喘的呻吟着,原来夏琳老师的手指在琼安粉嫩的小阴唇上缘探摸,一下子就找着了她翘起的阴核,夏琳老师的指尖灵巧的隔着薄薄包皮按着那肉蒂,划着圈圈「琼安,老实说,妳浪了没有?」

琼安细细的文静嗓音中瘪着紧张的快感「天…夏琳老师…妳…喔…喔…好坏…都…嗯…嗯…都是…妳…噫…嗯…把我弄…淫荡…喔…」

「还怪我?」夏琳老师邪邪的笑着,她用手指沾了琼安下体溢出的淫水,再回到琼安的阴核,机伶地一会儿揉,一会儿夹,一会儿拨撩着那小小肉蕾,弄得琼安不住扭摆,宗翰花得好大功夫,才吮住了琼安波浪似晃动地奶子上的乳头。

琼安像哭诉似的哼唧「哎…哼…嗯…老天…是…是…我…嗯…我…好色…嗯…哼…我好…淫荡…」

夏琳老师的手指加快了攻势,直弄得琼安扭着挺着她柔软的娇躯「琼安,告诉我,感觉如何?怎样的爽啊?」

「唔…哇…受不了…小穴里胀…嗯…阴核胀…奶房…喔…奶头…好胀…全…嗯…全身都好胀…好热…喔…好像要…嗯…爆炸…」

「对了…对了…乖琼安…快爆炸出来…」怪的是,夏琳老师越来越快的抚弄着琼安的阴蒂,自己却上气不接下气的兴奋了起来。

琼安皱眉喘气,双腿紧夹着宗翰臀部,手指迷乱的梳着他的头发「唔…唔…唔…不好了…老师…我…我…快要…老师…用力…用力干我…」

宗翰迫不及待的抬起头,在琼安狭小、但湿淋淋的阴户中抽插起来,越插动作越大,琼安嘴里哼着矛盾地呻吟「哎哟…喔…会痛…嗯…不要停…因为…也…喔…也有舒服…」琼安藉着双腿的压力,提示宗翰她能忍受的插送深度,不一会儿,宗翰几乎已经能够整只抽插着,只听得琼安阴户发出「哧…哧…泽…泽…」的水声,和她一反文静的形象,越来越大声的呻吟「哎…啊…我…我要…被你们…喔…玩…插死…哦…天啊…怎么…嗯…这样…哼…太爽了…老师…」

宗翰也忍不住喘了起来「喔…好爽…乖琼安…不要…现在…不要叫我老师…喔…天…真的好舒服…」琼安的小穴真是又火烫,又紧小,宗翰恐怕自己会控制不住…

还好,先失控的是琼安,在宗翰的抽送,夏琳老师对她乳头和阴蒂的拨弄之下,琼安勒紧了双腿,使宗翰的鸡巴深深顶入湿热的膣道中,动弹不得,她哀怨似的微张凤目,用力抛动臀部,终于…

「啊…老…喔…不是…宝贝…嗯…亲爱的…喔…怎么…嗯…那么…舒服…啊…啊…啊…不好…不好了…我…要…丢…喔…喔…喔…又爽…又…噢…嗯…嗯…嗯…」琼安痉挛似的抖动着,手指掐入宗翰的手臂,紧闭美目、微启朱唇,轻咬贝齿。宗翰的柱体也感到她外阴紧紧夹了好几下。然后,琼安全身软了下来,张开眼,脸上露出安逸满足、略带慵懒的微笑「喔…天啊…好…好棒的感觉…」

宗翰紧搂着琼安,温存地和她拥吻,夏琳老师也俯下身来,与他们接吻、调笑。宗翰趁隙将依然铁硬的阳具退出琼安的阴户,她松开双腿,若有所失,又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声「嗯…」宗翰偷看了下部一眼,琼安嫣红的小阴唇好像依依不舍似的,仍然微张着口,宗翰阴茎上的保险套早就被琼安的落红染成粉红色,为了怕琼安看见了不舒服,他赶紧把套儿褪了下来,藏在浴巾中。

宗翰问琼安「还痛吗?」琼安老实的点点头「嗯…有点痛…」宗翰怜惜的亲了亲她,又把她抱了起来,放入浴缸中温热的泡沫旋涡里「放松,泡一下温水会好一点。」琼安乖乖的点头,宗翰再吻了她一下,回身再一看仍然坐在池边的夏琳老师,却发现她大大的张开双腿,脸上带着淫荡的媚笑,右手拇指和食指夹着一只保险套,举在他眼前晃动着,那含意十分清楚「还有我呢!」

宗翰自然乐于接受夏琳老师的提示,因为他勃起的肉棒已经胀硬得难过起来,真的须要发泄了。他走到浴池边上,欣赏着夏琳老师发散着淫媚气息的躯体,从上一次的高潮后,她显然已经恢复了炽烈的性慾棕色的乳晕中挺立着大大硬硬的乳头,随着稍微急促的呼吸而起伏,妩媚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,乌溜溜的大眼睛流露着挑逗的磁力。

宗翰向夏琳老师勾了勾手指,她脸上露出坏坏的微笑,咬着下嘴唇摇摇头。

宗翰对她低咆着说「过来!」

夏琳老师仍然摇头「为什么要过去?」

宗翰不发一言,攫住夏琳老师的一只脚踝。

「啊!不要」夏琳老师惊叫了一声,但是当宗翰举起她的小脚,将涂着白指甲油的拇趾含入口中吸吮时,她却没做任何抵抗。夏琳老师口中娇嗔道「恋足癖,变态!」宗翰却也以不甩的态度,抬了抬下巴,哼了一声,继续舔着她的每一只脚趾。过了一下,夏琳老师了脸上竟也出现了陶醉的表情…

宗翰品尝过夏琳老师修长的十趾之后,放下了她的双脚。这一次,夏琳老师不等宗翰的召唤,带着妩媚的渴望神情,自发的将娇躯移向池边。宗翰低头侧过脸,将夏琳老师的一粒乳尖含入口中,尽情的吸弄起来。夏琳老师「嗯…」地嘤咛一声,挺起胸部,迎着宗翰的攻势。

夏琳老师棕色的奶头勃起时又长又大,充满弹性,宗翰真的很喜欢用嘴唇去吮,用舌头去舔、去勾弹。也许是他的虚荣心吧能够把一对平时柔软伏贴的花蕾,变成鼓胀胀的珍珠,给他不少得意的快感,加上夏琳老师的乳头真的是十分敏感,宗翰唇舌来回在她一对蓓蕾上刺激得她嘤嘤娇吟,更是叫宗翰听得把那鸡巴撑起猛跳。

夏琳老师的眼神从明晃亮丽的蓄意勾引,转成了迷矇的赤裸情慾,她性感的唇间吐出迷乱的气息「唔…耶…好舒服…嗯…你…又…弄得…奶…好胀…哦…讨厌…还…嗯…咬我…哦…咦…嘻嘻…」她向下看着宗翰专心地挑弄着自己那一对硬得发红的豆豆,却正好瞥见他硬梆梆的阳具,像点头鞠躬似的上下挺动着,夏琳老师不禁娇笑了出来…

笑归笑,夏琳老师将挺出的胸脯抽离了宗翰的口边,在他还没抗议之前便转过了身躯,面向宗翰趴在浴缸边,她俯下脸(将臀部高翘着)去研究他的勃起物「嘻嘻!想不想我啊?好硬哦!」她用纤指执住那怒张的棒子,将鼻尖凑近宗翰的体毛丛「嗯,还有琼安的味道…」两人一同侧过脸,看着琼安,只见她慵懒地享受着泡沫的冲激,只有肩部以上露出水面,这时她也对宗翰和夏琳老师露出了可爱的微笑。

夏琳老师手握着宗翰的茎部,不轻不重地捋着,浅棕的手背,白嫩的手心,修长的手指和银蓝的指甲,与青筋毕露的阴茎相映成趣,她张开映出银色的粉红樱唇,将宗翰的龟头含入温暖的口腔中,腮帮子一吸一鼓的吮弄起来。「喔…对了…夏琳老师…吸得好…爽…嗯…嗯…好乖…」宗翰不由得呻吟着,伸手怜爱地抚摸着她光滑的脸颊。夏琳老师睁着带笑的大眼睛,狐媚的看着宗翰脸上舒服的表情。

当夏琳老师吐出宗翰的龟头时,那粒菇头已经是红里泛紫了,她撕开保险套的包装,熟练地将那片乳胶贴住阴茎顶端,捋了几下,宗翰整只阴茎便被亮光光的薄膜套住了。

夏琳老师将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,这下子是趴着将翘起的屁股对着宗翰,她正想倒着膝行,以便能站在浴缸中,使自己的臀部和宗翰的阴茎相齐,方便他从后插入。然而,宗翰另有计划地拦阻住她。

趁着夏琳老师的双膝仍然跪在池边之时,宗翰得以欣赏她翘在眼前的臀部和女阴。夏琳老师除尽芳草的大阴唇鼓胀胀的,因为兴奋的关系,肤色稍微变深了,丰满的阴阜顶端吐着两瓣棕色的小阴唇,微微开启的唇间露出湿濡的嫣红内部,因夏琳老师的跪姿而变成倒挂着的阴核,乖乖地藏在包皮形成的肉兜儿中。宗翰的视线再向上移,看向夏琳老师桃子似的美丽臀部,两片不松弛肥胖,结实却充满阴性诱惑的屁股,夹着一枚工整的菊型皱折纹,宗翰用双手轻轻扳开夏琳老师的臀瓣,那菊纹便随着微微张开。

宗翰将脸埋向夏琳老师的腿间,伸舌在她软嫩的小阴唇上舔着,夏琳老师喘息着鼓励着他「唔…耶…好爽…好…好舒服…嗯…」宗翰的舌尖在夏琳老师皱折的花瓣上兜着圈子,然后灵活地溜入被他拨开的唇间,一时间只觉得那舌头陷入了热呼呼的柔软沼泽中,探触所及都是鹹鹹微带酸味的蜜汁,他在夏琳老师小小的阴户里挤着窜着,搅出一阵「淅沥…淅沥…滋…滋…」的水声。

「哦…嗯…唔…好爽…你…舔…舒服…的…要死…嗯…弄的…好…好湿…都听见…了…好…过瘾…唔…耶…唔…耶…」夏琳老师越来越兴奋,越叫越大声,因为宗翰的舌头一会儿深入采蜜,一会儿抽出,隔着薄薄的肉膜,挑弄着夏琳老师硬挺的阴核,弄得夏琳老师紧紧的小穴淫水泛滥,俯首高高的翘起屁股,难以承受的摇晃着。

「唔…喔…喔…天啊…」夏琳老师的臀部颤动着,宗翰平伸舌面,承起她的阴核,然后快速的抖动,弄得夏琳老师几乎尖叫出来「哎…喔…受…受不了…嗯…不要…不要…」

夏琳老师摇着头,口中呼着「不要」,原来宗翰舔弄她阴户时,鼻尖时凑在她屁股洞附近的,而宗翰发现她那儿并没有异味,便忍不住移驾用舌尖去玩弄那个折纹均匀的漂亮屁眼,惹得夏琳老师羞急的抗议起来。

像夏琳老师这样骚浪的女孩,居然也有羞得脸红的时候,令宗翰觉得有趣又刺激「为什么不要?不舒服吗?」

「舒…不…哎,讨厌!不要就是不要嘛!」夏琳老师说着,便手膝并用的向前爬离宗翰的势力范围。「啊!」才没爬几下,她就被宗翰拦腰抱住,整个轻巧的娇躯被他从背后撑举起,「捉」进了浴缸中。夏琳老师的脚还没站稳,扶着浴缸边缘的双手也使不上力,等于被悬空抱起,因为她实在很轻盈,宗翰毫不费力的将她缓缓往下放,自己也微屈双膝,他那鼓胀的鸡巴也就沿着夏琳老师光滑浑圆的大腿内侧上行,将龟头顶在她那一朵小阴唇上。

「哦…呵…」夏琳老师不禁打了个冷颤,摒住急促的呼吸,等待宗翰的深入,然而那肉棒仍只是在她湿热的阴户外顶弄。夏琳老师着急的挣扎,在浴池中站稳了,便向后半退半坐的想吞进宗翰的阴茎,他却不轻易就范,一味的用鸡巴尖为夏琳老师的小阴唇擦口红,硬是过门不入,弄得她气急败坏的娇嗔「嗯…讨厌…哦…为什么不进来…」

「那…妳把小穴打开一点哦!」

夏琳老师也真是合作,不但将腿分开,而且运用年轻少女的柔软度,将右腿横伸,跨踩在浴池边缘,阴阜门户大开的呈现在宗翰的阳具之前。她把右手伸到胯下,用食指和中指拨开了层层重叠的棕色花唇,令那原来就微露着红色的阴户全然绽放,湿润嫣红的等待采蜜。夏琳老师回过头来,半笑半抱怨的瞄着宗翰说「够打开了吧?还等什么?」

宗翰怎能让她失望?他挺着直竖的鸡巴,顶在夏琳老师的入口,上下比划了几下,将龟头塞入了探着的凹陷处。「噢…哦…天啊…耶…进来…了…好紧…」夏琳老师大声的呻吟着。

「唔…啊…真…不是盖的…嗯…里面…好紧…」宗翰喘着说。那粒肉菇头被夏琳老师又烫又湿的膣肉紧包着,而那种紧窄又和琼安的内部各异其趣。琼安是个初经人事的处女,她的狭小是不由自主的,虽使她感到痛楚,也没什么选择的余地。至于夏琳老师,固然是经验丰富,但总是有着少女紧绷的弹性,然而更让宗翰惊异的是,那陷在夏琳老师体内的龟头,竟被温湿的肉壁一下一下强力吸吮着。「啊…夏琳老师…妳…嗯…里面…会吸…好爽…」宗翰贪图那最敏感的尖端被握弄地感觉,不急着再深入,倒是夏琳老师挤弄的爱液直流,阴道口的肌肉钳不住宗翰的阴茎,抵着龟头发出小小的「啾…啾…」声。

「我…嗯…有做…嗯…运动…哎…哎哟…你…怎么…」夏琳老师回头,哀怨中带风骚的用大眼睛瞄着宗翰「怎么…不进来…难…嗯…难过…死…啊…哟…唔…唔…好宝贝…」

趁着夏琳老师还在抱怨之时,宗翰狠狠的向前挺腰,虽然夏琳老师的小蜜穴紧紧窄窄的,但是因为她实在已是淫水满溢了,竟将那条大肉肠几乎全根纳入,弄得她大叫了起来「哎…啊…哟…好狠…哦…」

宗翰只感到他的龟头一下子闯过了好多层皱折,肉棒子深深的陷入热乎乎、外紧里软的小穴中,舒服的令他恨不得尽兴的插一插,可是听到夏琳老师的哀鸣,他怜花惜玉的搂着夏琳老师的腰,问道「把妳插痛了?」

夏琳老师这小淫娃还没回答,宗翰就已经感到她的阴道口一下下的挤着他的鸡巴根部,夏琳老师摇着头,用像在哭一样的呻吟声说「没…没关系…嗯…哼…快…插我…」

宗翰也就不客气了,他先向前把鸡巴整只送进夏琳老师的蜜穴深处,再几乎整只抽出,只见套着乳胶膜的茎部,湿淋淋的映着金黄暮色(玩到太阳下山了!)。夏琳老师向前趴着,小脸贴在池边,使形态迷人的屁股翘得更高了,宗翰接着又是一送到底,插得她又大声哼了一阵「哦…对了…就这…样…好…嗯…好爽…好深…」

有这样的激励,宗翰自然是越来越快的深深抽插了起来,夏琳老师如泣如诉的呻吟「哦…嗯嗯…哼…嗯…天啊…」她堆在阴阜上的嫩嫩小阴唇,被宗翰的肉棒插得在肉包子缝间吞吞吐吐,湿湿的沾满蜜汁,紧窄的外阴「滋…滋…」的响着,而夏琳老师在享受着肉棒贴着她内壁挤出挤入时,她也不忘在宗翰深入之时,一下下的收放着阴道口的肌肉,弄得宗翰不禁喘起气来「夏琳老师…妳…好会…哦…会…挤…好紧…」

夏琳老师大概以为宗翰就要招架不住、丢精弃甲,连忙大声的鼓舞他「哎…哦…好舒…服…忍…住…不要…射…好不好…用…嗯…啊…用力…用力的…插…用力干…好…棒…舒服死…死了…」宗翰大抽大落的卖力干着,每下都享受着夏琳老师狭窄的外阴,和柔润如绒的内部。不过,他还不想射呢…

「漱…漱…滋…」夏琳老师的阴户一直被粗硬的阴茎刷出淫水盈溢之声,宗翰上身前倾,双手伸到夏琳老师胸前,轻轻托住她的双峰,夏琳老师那对娇嫩的乳房垂在身前,宗翰每一次抽送都会结实的顶撞到她的臀部,也就会顶得夏琳老师双乳乱颤,宗翰的手感到这个体位使夏琳老师那两只奶奶摸起来更挺、更丰满,他的手指夹住了夏琳老师被忽略了好一会儿的乳尖,把她的奶头又搓捏得又硬又胀,直弄得夏琳老师呼爽「哦…对…就这…这样…唔…好舒服…捏我…嗯…我喜欢…噢…好舒服…又…胀的…难过…啊…有奶挤…挤出来…多好…」

「哈哈…嗯…夏琳老师…那…那…唔…妳要…生宝宝…才有…哦…要帮我生…?」宗翰边喘边笑着说,一边的琼安听了也噗嗤笑了出来。

「嗯…嗯…臭美…哦…」

宗翰把玩了一阵子夏琳老师的双乳,觉得这样前倾的姿势有碍抽插的俐落,便又直起身,使劲的将阳具一次次掼进夏琳老师火热的小汤穴中,夏琳老师也卖力的哼叫「哎…哎…嗯…嗯…好棒…好深…耶…用力…你…你在…嗯…干什么…不…不要…嗯…」

夏琳老师完全沉醉在阴户所承受的冲击中,不但有一条大鸡巴把她的小穴撑满地插动,牵动着小阴唇,而且宗翰抛动着的阴囊,也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夏琳老师的阴核,所以她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宗翰在「搞什么鬼」靠着「共犯」琼安的帮助,宗翰将刚才按摩夏琳老师和琼安时用的婴儿油拿到手中,他将油浇在夏琳老师的臀瓣之间,并用沾满油的右手食指按摩着她可爱的菊纹。

虽然夏琳老师似乎知道了宗翰打的主意,所以才发声抗议,但是那些「不要…不要…」是混淆在很多很多的呻吟声中,而她的肢体也完全没有反抗的动作腿仍是大大张开,小穴里仍一下下的吸吮着宗翰深入的阴茎…因此,宗翰那只油淋淋的食指,在夏琳老师的后庭门口揉按了一会儿后,趁着她松开阴部与肛门相连的括约肌时进袭。

「唔…唔…唔…不要…嗯…好怪…哦…怎么…这样…」夏琳老师抗议着,因为宗翰的半只食指已经滑进了她的肛门,她僵直了弓起的背部,有点像一只受惊的母猫,宗翰只感觉到她内部强烈的挤压着他的手指,像要把他排出体外,而因为前后的肌肉相连,在夏琳老师阴户中的阳具也经历到强而有力的钳挤,几乎无法抽送「唔…夏琳老师…会痛吗?」

「嗯…」夏琳老师回头说「不…嗯…不是痛…喔…可…可是…感觉好奇怪…」美丽的大媚眼微蹙着眉心。

「以前没有这样的经验吗?」

夏琳老师摇摇头,甩开俏丽的及颈黑发。

「哇!夏琳老师的第一次给了我!」

「啊…讨厌…胡说什…呀…」夏琳老师用力挤着肛门的结果,不但没有将宗翰的手指排出,反而在宗翰运动着阴茎、回抽之际,将那湿答答的肉棒头用力一揪,只听「波…」的一声,强劲的阴部肌肉将鸡巴吐了出来,夏琳老师没料到会这样,讶异的叫了一声。

宗翰的左手赶紧握住直挺挺的阳具,用龟头再抵住夏琳老师湿润的肉缝,夏琳老师也合作的放松括约肌,让肉棒子一顶就回到她热乎乎的体内,两人不禁同时满意的吁了口气,不过,夏琳老师发觉,宗翰的指头也趁势全只进了她的后花园,为了享受阴茎深深的插弄,她只好认命的放开下部二穴,任宗翰前后洞同时开工了。所幸,夏琳老师觉得那屁眼里夹着手指,感觉虽然奇怪蹩扭,但却也不难过,在宗翰的阴茎把她小穴抽干得「漱…漱…」有声、花瓣凌乱之际,他的手指也缓缓浅浅的在她后庭进出,这时琼安也靠了过来,不时为宗翰的手指和夏琳老师的臀间浇添婴儿油,不一会儿,前后双穴中缓急有别的插送,叫夏琳老师领略出新奇的快感「哦…好奇怪…嗯…爽爽的…耶…喔…嗯…干我…」就像小阴唇被宗翰的肉棒插得一下内收、一下外翻,夏琳老师的菊花也微微现出了吞吐的「嘴型」,两个小小紧紧的洞同时湿淋淋的发出水声。

「噫…噫…唔…唔…好棒…嗯…」夏琳老师又软软趴下,任宗翰前后夹攻,宗翰做了好一会,不觉思变,喘着问夏琳老师道「唔…夏琳老师…妳…要不要…嗯…转过来…我想…啊…看妳可…可爱的脸…」

「耶…喔…好…我…我给你…看…哦…嘻嘻…」

宗翰先把手指从夏琳老师的肛门中拔了出来,「唔…」夏琳老师嘤咛一声,油光光的小屁股眼好像舍不得似的,还微张着红红的口。宗翰再往后一退,把肉棒从花蕊中抽了出来。

「嗯…」夏琳老师不浪费一秒的时间,站起来转了个身,倚在浴缸边向后仰躺在舖着浴巾的池旁地上,说真的,刚才对着她背部的那个后入式体位,虽然抽送俐落过瘾,可是宗翰还真想看夏琳老师娇媚脸上的表情。

宗翰没有失望,夏琳老师正面的裸体提供了更多的视觉刺激,她水汪汪的杏仁眼充满情慾地看着宗翰,粉红银光、薄厚适中的嘴唇微微张开,洁白整齐的皓齿,像小女孩似的轻咬着右手食指的蓝指甲。她的另一只手,则在自己因仰卧而稍微平贴的胸乳间游行,不时用手指搓弄着翘翘乳峰的尖子。她的视线渐渐下移到自己大张的腿间,看着宗翰生气勃勃的阴茎逼近了自己门户大开的阴户。

宗翰双手扶着夏琳老师分开的大腿,将她的双腿向上身推提,使得那一朵内红外棕的狭长阴唇花更加绽放,阴道的角度也更迎合他翘直的阳具。当龟头逼近她的入口时,夏琳老师的呼吸兴奋的急促了起来,宗翰的蕈状物抵在她两片柔软的花瓣间,沿着缝隙上下微微划弄了一下。「唔…耶…宝贝…进来…嗯…进来…喔…」

夏琳老师的小缝缝虽然狭小,但因她小唇间包含着丰富的淫水,加上宗翰的阴茎胀得笔直坚硬,以致他没什么困难的探着了小穴入口。宗翰的龟头推挤着夏琳老师已进入高原期的肿胀外阴道,困难的挤入了夏琳老师体内深处,直弄得夏琳老师「哎…哦…好…好厉害…嗯…钻进…进来…哼…喔…」尖尖的嗲嗓音,叫得和成人电影里的女演员似的。

宗翰挺进到底之后,便勇猛抽插了起来,他立在池中,夏琳老师躺在池边,因此他原是接近水平的前后顶着腰部,怪的是,蹲在他身后的琼安,却用手托住他的臀部,用力向上推着,弄得宗翰不得不向前移步,夏琳老师尽顾着「喔…喔…耶…天啊…」直叫,没注意到宗翰的窘境,最后,宗翰被琼安推得乾脆出了浴缸,跪在夏琳老师腿间的地上插弄,他把双手撑在夏琳老师的腋窝下,夏琳老师则举膝将腿弯挂在的手臂上,如此一来,宗翰成了由上方向斜下冲刺,而夏琳老师的阴穴也向上迎着他的肉棒,宗翰的下腹一下下顶着夏琳老师的耻丘,隔着包皮敲击着她的阴蒂,使她娇哼得更大声「好…耶…唔…唔…宝贝…好深…嗯…喔…好棒…」

宗翰享受着阴茎在夏琳老师紧穴中驰骋的乐趣,她尚未疲乏的肌肉仍然一下一下地挤弄着大洁鸡巴,使他喘着微微颤动「耶…夏琳老师…好…爽…嗯…好美的…小穴…穴…」

「嗯…哦…用力…干…」夏琳老师承受着冲击,两手不甘闲置的搓弄着硬挺的棕色乳头,突然她脸上酣美的沉醉变成苦闷的表情「喔…喔…怎么…嗯…」

几乎同时,宗翰肉棒在夏琳老师体内抵触到一个硬物,他发现了琼安把他推出浴池的目的因为宗翰把夏琳老师双腿高举,又是由上向下抽插,她的屁股便暴露在宗翰的大腿之间,琼安伸手探入宗翰的一双大腿和地面形成的三角空间,轻易的便摸到了夏琳老师油渍渍的屁眼,在夏琳老师能意识过来以前,琼安的右手中指已陷入了那圈菊纹之中。

夏琳老师蹙着眉「哎…哎…哟…琼安…妳在…哦…搞什么…鬼…嗯…你们…欺负…嗯…我…」

琼安沾满油的手指开始浅浅抽送着,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「别那么囉唆!告什么状?妳老实说,舒不舒服?不舒服,我马上拔出来…」

因为宗翰攻势转烈,快速猛插着夏琳老师湿暖小穴,她娇滴滴的抱怨中夹杂着难耐的呻吟「唔…耶…舒…什么…咿…舒服…好怪…嗯…的…感觉…」

琼安不饶人的问「到底是舒不舒服嘛?不舒服我就拔出来了哦!」

「好…好啦…好啦…舒…舒服…爽…嗯…天啊…哦…爽死…我…我…要爽死…啦…嗯…嗯…」

「夏琳老师乖,琼安帮妳爽哦!老师,我从里面摸到你囉!」

「嗯…耶…是啊…我…哼…我也感到…了…哦…」宗翰觉得阴茎暴胀,爽得喘不过气来。

「嗯…嗯…我…我好爽…大鸡巴…干…得…嗯…嗯…要死…了…」夏琳老师把腿架在宗翰肩头,让他有更深入的冲刺,她的一对乳峰随着抽插的节奏抛动,像果冻般的晃着,一对棕色蓓蕾被她自己银蓝色的指甲无情地掐得又肿又长「你…你…爽…不…嗯…嗯…爽不爽…嗯…要…丢…哦…哦…」

「嗯…嗯…」宗翰的确觉得精门之处屯积的压力几乎到达饱和,然而他并不想在夏琳老师之前高潮,他抽插好一会儿,渐渐分开夏琳老师修长的双腿,一手扶着她仍然高举着的左腿,一手沿着她右腿下移,直到夏琳老师的阴阜。他的食指在她湿答答、火烫软皱的小阴唇中找到了勃起的阴核。

「哦…哦…对…摸那里…哦…哦…用力干…干我…不…不行…我…太舒服…屁股里…爽…哦…哦…不行…我…我要…丢…要…不好了…」宗翰和琼安的手指都忙着,琼安不停地在抽插着夏琳老师屁眼的手指上添加婴儿油,宗翰则沾了夏琳老师丰沛的淫水后,用手指快速拨弄着她的阴蒂。宗翰一下左右拨、一下团团揉着夏琳老师最敏感的花蕾,通红的阴核头不时从小肉笠下探出来。

琼安惊叹着说「夏琳老师,妳里面好热!」的确,夏琳老师和宗翰都觉得他们火辣辣的性器快要熔在一块了。夏琳老师的外阴隆起,紧紧夹住宗翰的阴茎,也使他鸡巴头部的血液不能回流,粗粗大大的塞在夏琳老师阵阵吮动的阴户深处顶动。

「不…不好了…嗯…嗯…哦…我要…嗯…我要来…要丢…嗯…嗯…喔…嗯…」夏琳老师大声宣布她即将高潮,然后突然咬紧牙关,不再说话,只见她苦闷的皱起眉头,哼哼唧唧,挺起上身,双手把一对奶头高高扯起,脚趾屈曲紧攫着宗翰的肩头,十只涂成蛋白色的趾甲陷入他肉中。宗翰只觉得夏琳老师的阴户内壁也紧紧握住他的阴茎,然后…

「呀…噢…嗯…嗯…丢…丢了…嗯…嗯…好爽…喔…」夏琳老师大幅度的上下抛动着臀部,阴道里从由意志控制的吸吮、变成不自主的痉挛,杏眼失神的大大睁开,就在此时,宗翰也低吼一声「喔…我…我也忍不住…啊…丢…丢啦!」

夏琳老师张开腿,紧紧搂住宗翰「对…宝贝…嗯…丢在…夏琳老师…喔…小穴里…嗯…好烫…」

宗翰抽插了几下,热乎乎的浓精一泡泡的射入夏琳老师体内的保险套中「喔…喔…好爽…」他一边射、一边颤抖,前列腺又挤了好几下才射完,夏琳老师的阴道深处还一下下抽动着。

宗翰趴在夏琳老师身上,两人喘着气,相视而笑。宗翰问道「呼…还好吗?…值…值得等待吗?」

夏琳老师抱着宗翰的腰,媚笑着说「嗯…太棒了…绝对值得。小心哦,这样我会爱死你哦。」

琼安笑瞇瞇的凑近来「可不行忽略我哦!」她与宗翰和夏琳老师各接了个吻,问夏琳老师道「我的手指…可以拿出来了吧?」

夏琳老师撒娇的埋怨「对呀!乱插在什么地方嘛!真是乱来!快拿出来!」

「遵命!」琼安的手指轻易的拔了出来。夏琳老师松了口气,但突然…

「该死!」夏琳老师咒骂一声,急忙挣扎着起身,宗翰套着乳胶的半软阴茎从她紧箍着的阴户中滑了出来「唔…」宗翰若有所失的哼了一声,但马上将注意力放在举止奇异的夏琳老师身上。

夏琳老师急急忙忙、半走半跑的奔到浴室另一边的马桶,她才将结实丰美的屁股放在马桶座上,只听到「扑通…扑通…」几样东西落入水中,然后那小巧的屁眼又发出又响又长的「卜…卜…」两声,夏琳老师的俏脸通红,娇嗔着说「笑什么!还不是你们害的!」

宗翰和琼安当然知道夏琳老师骂得没错,他们在夏琳老师肛门中东顶西撞,又灌进那么多婴儿油,等于是替夏琳老师浣肠,难怪她屁眼里的塞子一移去,就忍不住「出清存货」了。

宗翰笑着对夏琳老师说「对不起,擦好屁股回这儿来,我替妳洗洗…」琼安则微笑着帮宗翰把保险套褪下,他的阴茎鞠躬尽瘁地垂在腿间。琼安拎起里外都湿淋淋的保险套,对夏琳老师说「夏琳老师,妳看!老师射了好多喔!」

「是啊!」一个甜美的声音从浴室门口传来「你憋了多久啦?」

「老师!」「静!」女孩们和宗翰同声招呼着。夏琳老师匆忙擦净臀部,抽了马桶。琼安害羞的坐下,只把头部露出水面。宗翰好奇的问道「妳回来多久啦?」

静狡颉的笑了「足够告你诱奸未成年少女了。你打算怎么封住我的口呢?」

「我…有好几个学期可以慢慢研究吧?」宗翰、夏琳老师、琼安和静都笑了…